木棉九河

如果能给我评论我会非常开心。

【喻王】未名人(24)

原著向,cp喻王


  • 第六赛季

  • 呜,也好想抱抱这个喻

  • 今天情绪是真不好,想停掉《未名人》,最后还是不舍得,所以来更啦,有点晚抱歉。



王杰希吻得很急切,迫切地想要与喻文州接触。只有紧密的贴合,才能显示出他对喻文州着一个多月以来的思念与牵挂。

喻文州眼底带着浅浅的笑意回应他。分别一个多月,责任大多在喻文州这边,喻文州想找办法来解决,但他实在是分身乏术。

嘴唇分开时,王杰希抬眼看着喻文州,瞧见了他眼里毫不掩饰的满足与安心,和隐藏得不太好的疲倦。

“你睡一会儿。”王杰希不由分说地扯开被子,分了一半给喻文州。这一个多月,喻文州平均每晚睡觉的时间还不到五个小时。铁打的人也经不住这样高强度的训练。

喻文州实在是累了,没怎么反抗就闭上了眼睛,临睡着前,伸手环住了王杰希的腰,把他拉紧自己怀里。没过一会儿,均匀绵长的呼吸声就从王杰希的耳畔传来。王杰希闭上眼睛,握住喻文州搭在他腰间的手,十指相交叉,也睡了。

再醒来时快到晚饭时间了。王杰希是被饿醒的,他中午就没吃饭,这会儿腹中空空如也,他想起来吃点东西,但喻文州还保持着入睡时的姿势。王杰希睁开眼睛,对着没拉窗帘的窗户,往外望了望夜景,没动。他想,和喻文州在一起久了,连习惯也慢慢变得相似了。以前自己在酒店睡觉,怎么可能不拉窗帘?

百无聊赖地等了一会儿,喻文州也醒了。喻文州轻轻放开王杰希,准备坐起来,才发现王杰希早就醒了。

“醒了怎么不喊我?”喻文州理了理自己凌乱的头发,又顺手理了理王杰希的头发。

“让你多睡会儿。”王杰希从床上下来,轻轻揉着自己的胃部,饿久了,胃有点难受。他看见房间的桌上有一份盒饭,应该是方士谦中午留给他的。他摸了摸,已经是冰凉的了。王杰希撇撇嘴,盒饭肯定是不能吃了,一时半会儿估计吃不上晚饭。

“文州,我饿了。”王杰希看着喻文州,眼神摆明了在说“我饿了,我不管,我要吃饭”。

喻文州动动脑子就知道王杰希肯定是午饭也没吃。他下午两点来的时候王杰希在睡,接着又跟自己一起睡到现在。喻文州眼里有一点歉意浮上来,他刚想张口说“对不起”,就被王杰希的一句“不关你事不要道歉”给堵住了。

“那一起出去吃吧。”喻文州无奈地收回想说的道歉,翻腾出两个口罩,给王杰希和自己戴上,又拿出了围巾裹上。“这样应该就不会被认出来了,走吧。”

王杰希跟着喻文州,慢吞吞地往外走。等电梯的时候他们碰见了嘉世的苏沐橙,小姑娘倒是不怕,围了个围巾就出来了。

苏沐橙对喻文州熟悉些,一眼就认出了全副武装的喻文州,挥着手朝喻文州打招呼。喻文州笑眯眯地回应,露在口罩外面的眉眼弯起来,很好看。

直到王杰希站到喻文州身旁,苏沐橙才认出来:“诶?这不是王队么?王队晚上好......”

王杰希朝她点点头,联盟里的几个女孩子,都挺讨人喜欢的。

“苏妹子去给叶秋前辈买晚餐啊?”喻文州侧过头问她。

“是呀,那家伙在房间里玩儿荣耀呢,我去吃饭,顺便给他带一份。”苏沐橙笑眯眯地回答。

“哦,我们也是出去吃饭的。”喻文州笑笑说。

苏沐橙的目光来来回回地在喻文州和王杰希之间打转,到最后也没好意思问出你们两个为什么凑到了一起这种话。太有令人遐想的空间了。

出了酒店,苏沐橙向左,喻文州王杰希向右,自然而然就分开了。

遇见苏沐橙倒是提醒喻文州了,他扭头问王杰希:“杰希,我们的事情你打算和联盟里公开吗?”目前还只有两个战队的内部人员知道,大家都是有分寸的人,不会随意传播消息。

王杰希想了想,说:“你想公开,就公开。你不想,那就不公开。”

很简单,喻文州决定什么,王杰希就接受。喻文州迁就别人那么多次,王杰希也想让他能有任性一点的地方,哪怕自己能给予他的,实在是少得可怜。

喻文州没给出一个答案,而是选择沉默。一直到吃饭的地方,喻文州都没再说什么。

吃过晚饭,喻文州和王杰希慢慢悠悠地往酒店的方向走。像极了上个赛季比完赛以后两个人并肩走在路上。

喻文州突然说:“再等等看吧。”

王杰希知道这是喻文州给出的答案。

再等等看吧。

就像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时不需要理会,就搁置下来,说再等等看。等着等着,时间过去了,心情也平淡了,什么都忘记了。

慢慢浸没心口的难过,像是小小的虫豸,一点一点啃噬着王杰希的知觉。他给出不确定的回答,是想把主动权交给喻文州,而不是想得到一个更为模凌两可的答案。

甚至如果喻文州说“我还没想好”,都比遥遥无尽期的“再等等看”要令人舒服一些。

胸腔被酸涩的滋味浸染得快要爆裂,令人窒息的沉默弥漫开来。王杰希觉得,他和喻文州之间出了问题,两个人都在寻找着解决的办法,但结果却是把彼此越推越远。

王杰希抬眼看喻文州的侧脸,他逆着月光,眉目被浓厚的阴影遮盖,看不清表情。王杰希有些泄气地想,不如就算了吧?两个人抱得太紧,都累,都别扭,不如就松开一些,留一点空间给对方。

沉默不可怕。以前他们两个呆在一起时也常有长时间不说话的沉默。但那时,沉默是心意相通,无需多言。

而现在,是无话可说。彼此都想揣测对方的意思,却都没抓住重点。

喻文州回头,看见王杰希垂着脑袋走着,嘴唇动了动,想要说点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明白是自己的话让王杰希这样,也明白这一阶段,自己没有多余的力气来给王杰希无尽的耐心与关照。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发现,这段时间,他是真的冷落王杰希了。这样的冷落已经持续了很久了,久到喻文州都觉得,自己快要揣测不出王杰希的想法了。

回到酒店以后,喻文州先把王杰希送回房间,然后去了黄少天的房间,把方士谦赶出来同王杰希住,自己还是和黄少天一间房。王杰希没呆在房间里,喻文州一走,他就跟了出来。他站在楼梯的拐角处,安静地看着喻文州敲门,进黄少天的房间。两分钟以后,方士谦拖着行李箱出来了,脸上带着不解的神色。

王杰希那时看不见喻文州的表情,他只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大概很难看。他看着方士谦走出房间,关上房门,往电梯那里去了。微草订的房间比蓝雨高三个楼层。

王杰希没去电梯里,而是顺着楼梯慢慢往上爬。爬到自己房间的那一层,又觉得难过,走出楼梯间,坐电梯直接下了一楼。

已经很晚了,外面没什么人。王杰希出去,找到一个还开着门的商店,买了包烟。

叶秋他们总说抽烟能解愁。王杰希没抽过,也不知道有什么牌子,随意选了一包。

王杰希坐电梯重新回到自己房间的那层楼,跑到楼梯间,摸出一根烟,才发现,自己真是蠢到家了。

连打火机都没有,抽什么烟。

王杰希紧紧地捏着手中的烟盒,他想,喻文州如果看见他抽烟,大概会很生气。他想着喻文州如果发现他抽烟,皱着眉数落他的样子,竟然嘴角勾起了笑。他把烟盒狠狠地一捏,扔进了垃圾桶。

都说拥抱得太紧,会让人窒息。

但王杰希偏偏就想再试一次,想看看如果拥抱得更紧,会是两败俱伤,还是再不分开。

喻文州那天晚上翻来转去,迟迟不能睡着。虽然生理上已经是疲惫至极,心理上却让他勉强保持清醒。他揉了揉眉心,伸手摸出手机,打开,发现已经是凌晨。

他打开短信的页面,上面最近的一条短信,是王杰希前一天发来的“晚安,早点休息”。

喻文州手指轻动,往上翻了很久。他发现,整整几页,都是王杰希发来的晚安,而他,只回复了三次,还都是早上醒来以后的。

他捂住眼睛,重重地叹息从指缝间溢出。

短信界面最上方,明晃晃的“王杰希”三个字,像是用火漆封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评论(1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