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九河

如果能给我评论我会非常开心。

【喻王】少年游(中)

15喻x24王,年龄差,很短很短的一篇



喻文州从某方面来说是个很好照顾的人,把他扔那儿自己能玩得很开心,不需要麻烦王杰希什么。甚至有时候喻文州还会帮王杰希切点水果,冲杯牛奶。

“王队......”晚上,喻文州看着王杰希,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王杰希问他。

“没带睡衣。”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走得太急,只带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忘记带睡衣了。

“哦,我找找看有没有你能穿的新睡衣。”王杰希拉开衣柜翻找着,喻文州看过去,他的衣柜里大多是风衣外套和衬衣,还有几件警服,一目了然。喻文州抿唇,趁着王杰希不注意,浅浅地笑。

“没新的睡衣了,有件新的衬衣,你应该能将就着当睡袍穿。”王杰希拿出一件崭新的白衬衣,拆开包装的塑料袋,喻文州瞄了一眼,是个很有名的牌子,一件衬衣得上万。喻文州结果衬衣在身上比划比划,衬衣挺大的,下摆到了他的大腿处,就是上万块的衬衣拿来当睡衣穿是不是奢侈了点儿?

王杰希看见喻文州有点犹豫的动作,知道他在想什么,说:“就穿这把,但是我的裤子你大概都穿不了……”

“没关系的吧,家里又没别人。”喻文州抬头朝着王杰希浅笑,谢过他的衬衣,进了浴室。

王杰希在卧室里一边打游戏,一边等着喻文州从浴室里出来。水声即使是隔着一道墙也显得格外明显,王杰希听着一墙之隔的流水声,竟觉得雾气都氤氲到了自己身边。王杰希退出游戏,把手臂枕在颈后,望着洁白的墙壁。

这间房子,快五年了,都是他一个人住。从上大学开始,就没怎么来过人。他不喜欢太热闹,同学聚会同事聚会几乎都不会选他家。而这几天,喻文州会在这里和他一起住。想到喻文州,王杰希弯起嘴角笑了笑,那小孩只有十五岁,但行为举止和成年人没有多大差别了。甚至在有些地方,喻文州的分寸感比成年人还要拿捏得好。开得起玩笑,也懂得什么时候该收敛。王杰希又想,喻文州还挺好看的,是十几岁少年独有的那种好看,身上带着蓬勃的朝气,和喻文州独特的温润的气质结合在一起。

浴室的水声停下来,突如其来的安静打断了王杰希的联想。没过一会儿,喻文州从浴室里出来,看见王杰希,脑袋一歪,对着王杰希笑,说:“我洗完了。”

王杰希愣了,视线落在喻文州身上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喻文州身上只穿了一件衬衣,衬衣下摆只到他大腿处,连膝盖都没遮住。他的皮肤很白,两条腿很细,瘦瘦的,裸露在空气中,竟然让王杰希觉得气血上涌。喻文州的头发还湿漉漉的,发梢处往下淅淅沥沥地滴水,打湿了白衬衣的肩部。白色的衣服,一打湿,就变得透明了。

王杰希拿出一条干的毛巾,盖在喻文州头上,给他擦干头发。喻文州抬头看王杰希,调侃了一句:“王队这么会照顾人,工资也高,年轻有为,长相帅气,有没有女朋友啊?”

王杰希哭笑不得,在喻文州头上狠揉了一把,说:“没有没有。”才多大点儿啊,就想着问自己有没有女朋友了,怎么和家里那几个长一辈的亲戚一样啊。

“诶?没有啊?”喻文州抬头,看着王杰希笑,是眉眼弯弯的那种笑,很开心。

“没有。你开心什么?”王杰希疑惑地看着他。幸灾乐祸吗?

喻文州没回答,躺上床窝进了被子里。空调房里,有点凉。他裹着被子,对王杰希说:“王队,去洗吧。”

王杰希洗完澡以后,喻文州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果然是小孩子啊,王杰希摇摇头,把被子的边角往里掖了掖,自己坐到电脑前,玩了一会儿也睡了。

那一晚王杰希睡得不太安稳,身边多出来一个人,即时没占多大空间,也觉得有些不适应。刑警敏锐的感觉也让他觉得不对劲,一晚上半梦半醒地往复了好几次。

第二天,王杰希要上班,按前一天说好的,把喻文州也带去了警视厅。刚到时,警视厅的同事都很吃惊,问王杰希哪来的弟弟。王杰希解释说是以前喻队的儿子,大家就了然了,都是和喻文州父亲共事过的队员。

其实刑警平时的工作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惊心动魄。喻文州在王杰希的办公室里坐了半个小时,就呆不住了。他站起来,走到王杰希的办公桌前,问他:“王队,我可以看看那边书架上的文件吗?”王杰希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点点头,说:“可以。”那片的资料都是对外公开的,归档存放的疑案,没有追查头绪,只能靠广布消息搜集人证了。

喻文州顺着书架的第三层看起,刚翻了一个文件夹,就皱了皱眉。他跑过来问王杰希:“这些案子都是没结的?”

“嗯,怎么?有想法?”王杰希倒是不太意外,以前喻文州父亲就是以擅长案件分析而出名,这会儿喻文州突然问他,十有八九是对这些案子有了想法。

喻文州点头,也不胆怯,指着文件里标明的疑点就开始讲。

“这一块血迹对于被害者来说位置太高了,那么很有可能是凶手留下的。血迹鉴定里没有凶手的血液,那么这一块就是凶手在沾到了被害者的血液以后,为了制造密室而留下的。”

“浴室的通风口在高处,血迹接近通风口,你们查过通风口了么?如果通风口可以在短时间内拆卸,那么凶手很有可能利用了通风口靠近门这一侧,从外面用金属长条和胶带钩上门,从门走出去,再从外面锁上门。”

“密室解开了,犯罪嫌疑人的范围也就缩小了。能够到这个高度的,嫌疑人范围里已经没有几个了吧。”

喻文州一口气说完,看着王杰希,抿唇,一幅认真的模样。

王杰希笑,喻文州因为缺乏经验而稍显稚嫩,但不得不说角度与方向完全正确,分析一针见血,找到案件的关键点。最主要的是,他刚刚看见这份文件有多久?文件里的资料可不比现场的第一手资料清晰。如果把喻文州放在现场呢?他能找到多少有用的细节?

“有没有人推荐你考警校?”王杰希问他。喻文州仿佛有种天生的洞察力,使得他在观察许多事情的第一时间,就能经过自己的推敲,找到行进的正确方向和唯一可行的举措,如果再加上精准的执行,案件就能一马平川。

“有啊,我爸。”喻文州笑,又说:“我老觉得他是说着玩来着,想让我子承父业。”

王杰希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喻文州,正了正脸色,说:“那么我现在以侦查刑警一队队长的身份,正式向你建议,考警校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你适合侦查科。”

喻文州倒还是挂着浅浅淡淡的微笑,他一只手撑在王杰希的办公桌上,一只手搭在王杰希的椅背上。他说:“王队,我有个致命的短板。”

“刑警需要的身体素质,我达不到。近身搏斗一项,我永远是不及格。”

王杰希一愣,警校对近身格斗的要求很高,需要达到优秀才能毕业。而喻文州,刚才说他近身格斗不能及格。王杰希只愣了几秒钟,就看向喻文州的眼睛,那双眼睛,带着十几岁少年的清澈,带着喻文州独有的温润,和隐藏在最深处,一点点难以察觉的失落。

“我相信你。”王杰希这样说。

“我会在这里等你,一直等下去。”

-------------------------------------
不要揪我的细节qaq
我也不知道警校什么的要求是怎样的
胡乱写的qaq

评论(10)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