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九河

如果能给我评论我会非常开心。

【喻王】少年游(下)END



喻文州一共在B市待了五天,有四天半都坐在王杰希的办公室里写案件分析。

 

说好的出来散心呢?

 

喻文州抬眼瞄了淡定地坐在他对面的王杰希一眼,觉得这是个罪魁祸首,不能放过。

 

于是,十分钟后。

 

“王队,我饿了。”喻文州抿唇,看着王杰希。

 

“还没到十一点呢,就饿了?”王杰希看了看手表,说:“先吃点小吃垫肚子吧,我下去买点回来,一会儿再吃午饭。”

 

“好。”喻文州点头,目送着王杰希离开办公室。

 

这几天都没发生什么案件,王杰希也就是坐在办公室里吹空调看资料。喻文州弯起嘴角笑笑,很清闲是嘛?那就找点事情来给王队咯。

 

王杰希买了几份小吃回到办公室,发现里面没人,他以为喻文州是去上厕所了,没太在意,把小吃放在桌上就坐了下来。王杰希打开桌上的文件,觉得不对劲。他走的时候桌上可不是放的这份文件。王杰希仔细一看,自己桌上似乎多了十几份文件?

 

《木棉街三月连环爆炸案后续整理分析报告》《中央广场四月花季少女意外坠亡详细查证分析》《第三分队人员调整明细及原因》……

 

这都是些什么啊???

 

王杰希看着多出来的十几份文件,感到很迷茫。

 

警视厅厅长路过王杰希办公室,探头进来看了一眼,说:“哎小王啊,那个文件刚刚我叫人放你桌上了,你看看齐全没啊?”

 

“什么?”王杰希一脸懵。

 

“刚才那个小家伙不是来说你想这几天趁着没案子,多整理点资料吗?手边能拿到的文件我都给你了,嗯,小王工作态度很好嘛!”

 

喻!文!州!

 

王杰希咬着牙,挤出一个微笑,回答厅长说:“嗯,我这几天就整理。”暗地里不知道骂了喻文州几百次了。不就是让那小子写点案件分析吗!怎么就被那小子坑了呢?再说了,让喻文州写案件分析也不是王杰希一个人的主意,毕竟喻文州那天哗啦分析的一长串,被队里的同事听到了,都说这种才华不能浪费了,王杰希才让他写分析的。

 

话说,喻文州呢?

 

王杰希问了几个同事,都说只看见他刚刚去厅长那边,后来去了哪里就不知道了。

 

王杰希皱眉,按理说喻文州不是一个喜欢乱跑的人,在警视厅也应该不会出事儿,但就是有种隐隐约约的担忧。王杰希拿出手机,才发现上面躺着一条喻文州的短信,发送时间是十几分钟以前,大约是手机调了静音,没有听见。

 

喻文州:王队,我走啦,谢谢款待^ ^

 

王杰希抿唇,他还真没问过喻文州买的什么时候的返程机票。喻文州也不是一个爱开这种玩笑的人,所以,他这次应该是真的走了。

 

王杰希说不清为什么,就觉得心里有一点失落。是因为喻文州的突然离别而失落,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王杰希自己分析不太清楚,脑子乱乱的,目光在看向桌子时,看见喻文州先前写分析的地方,贴着一张浅蓝色的便利贴,上面是喻文州好看的字迹:等我。

 

只有两个字,一个句号。

 

王杰希笑了,他知道,这是喻文州想说的话,也是喻文州的承诺。

 

他等。就因为这两个字,他能一直等下去。

 

那年夏天B市的日光鼎盛,繁茂的梧桐下浓郁的阴凉给这座城市带来丝丝舒爽。

 

王杰希再没联系上喻文州。喻文州再留下那两个字以后,杳无音信。王杰希甚至都没能联系上喻文州的父亲,像是突然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不过是人生的一个插曲罢了。王杰希强迫自己这么想。可是不甘心啊,就算只相处了几天,喻文州之于他已经是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了。只要想到他,王杰希会觉得生活有盼头,有前进的动力。而现在,黯淡无光。

 

刑事案件很多,王杰希很忙。偶尔空闲下来,他也会想到喻文州。他想,时间长了,会忘记的吧。

 

因为职业原因,他总是见到死去的人,各种惨不忍睹的,和平静安然的。那些人苍白的脸颊,是在与世界做做后的告别。

 

悲凉的挽歌回荡在教堂上空,唱着唱着,就过去了几年。

 

王杰希见了很多生死,也走了很远的路。他一个人,用自己诡谲的风格,让B市的罪犯闻风丧胆。

 

B市刑侦队队长王杰希,大名鼎鼎。却始终一人。

 

那年王杰希二十九岁。周围的人都在问:王队条件这么好,怎么不成家?

 

王杰希听见这种话,只笑笑,不说什么。

 

他在等人。

 

七月,又是一个酷热难耐的夏天。王杰希坐在办公室里看资料,突然有同事来敲门,说:“王队,上边儿空降了个厅长,要去开会呢。”

 

空降的厅长?什么时候警视厅都能有这种操作了?王杰希皱眉,放下文件往会议室走去。

 

王杰希一进去,就愣住了。

 

坐在首位的人,朝他浅浅地笑。

 

那人说:“久等了,王队。”


评论(1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