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九河

如果能给我评论我会非常开心。

【喻王】忘川(壹)

  • 民国背景

  • 耐心来听听故事吧,四折戏,幕落了,故事就结束了。


第一折 少年春衫薄,不惧岁月长


北平落下第一场雪的时候,还不到十二月。絮絮纷纷的雪花满天飞,呼出口的吐息都是白色的雾珠。


大院里的人都忙碌着——今年的雪落得太早了,有好些事情要忙活。反倒是小一辈儿的孩子空出许多闲暇来,三三两两挑了关系要好的聚在一起玩耍。


站在院子里那棵光秃秃的梧桐树旁的,是方士谦。方士谦不过比其他的小孩子大了一两岁,却不愿意和小鬼们一起在雪地里打闹,一个人站在一旁,靠着树干看着。


“怎么?不玩会儿?”王杰希朝他这边走过来,问他。


“无聊。”方士谦把手臂垫在脑后,看着不远处的几个小孩。他突然想起来什么,对王杰希说:“哎,希哥儿,听说了吗?喻家那个小少爷这些时就要来北平了。”


“知道,好像今天就到。”王杰希也像他一样靠在树干上,回答说。


喻家的小少爷嘛,王杰希怎么可能不知道。北平布料染坊第一家,喻家。北平旗袍剪裁第一家,王家。两家合作了上百年,对方的动向自然是第一时间就能知道的。


喻家这一辈的小少爷体质太弱,刚出生就被送到广州调养。南方的气候温暖些,适合养身子。前几天听家里长辈说,喻家小少爷想早点回北平,时间就定在了今天。


两个人正说着,就听见马路上传来的汽车的轰鸣声。


“这不,来了。”王杰希眼睛都没抬,仍然是漫不经心的模样。即使是他未来的合作对象,他也不太热衷于奔跑着去迎接。反正现在大家都是小鬼头一个。


黑色的汽车停在大院的门口,那个年纪的小孩子,除了王杰希,都没见过几次汽车,更没坐上去过,这会儿自然是好奇里面的人,大呼小叫着跑上前去看。


院里出来个管家,王杰希认出来,是自己家的下人阿三。阿三走到那辆汽车前,躬身打开门,伸手护在车顶处,迎接里面坐着的人。


下来的是个小鬼头,穿着宝蓝色的长褂,脸蛋白白净净的,就是……个子有点矮,看着年纪挺小的。


喻文州从车上下来,冷得缩了缩肩膀。怎么没人告诉他,北平的十一月就这样冷了?他的目光扫过围上来的一群小孩子,又抬眼看见不远处靠在树干上的那个男孩。那个男孩好像稍大一点儿,不太关注自己这边的热闹。他收回视线,跟在阿三身后进了屋子。


外面实在是太冷了,他还吃不消。


“那个小鬼还挺好看的。”方士谦围观完回来对王杰希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觉得他比咱们院子里的女孩子还要好看。”


“好看顶什么用?以后合作是要靠本事的。”王杰希垂下视线。其实他刚刚看了一眼,喻文州还真是挺好看的,温温和和的模样,以后应该会很好相处。


王杰希还没来得及多想,屋子里就有人在喊他。王杰希拍拍身上沾的雪粒,往屋里走去。无非是想让他带着喻文州熟悉环境的事情嘛,他都知道。


进了屋,暖洋洋的空气把王杰希包裹着,在外面冻红的脸渐渐变回成淡粉色,显得他的皮肤特别白。他一进屋就看见了坐在木椅上的喻文州,和坐在他对面嘘寒问暖的父亲。王杰希先向父亲问了好,才转头看喻文州。


喻文州挺小一只的,缩在蓝色的长马褂里,圆滚滚的。王杰希忍不住嘴角弯起来,喻文州的脸看起来很软,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机会捏一捏。


不出所料,父亲喊他进来,就是让他带着喻文州熟悉熟悉北平。王杰希承应下来,看了看外面下得愈来愈大的雪,索性不再出门,领着喻文州上了楼,来到自己的房间里。


他回头看了看喻文州,喻文州也在看他。喻文州朝着他弯起眉眼,笑了笑,问他:“你就是王杰希?”他声音软软糯糯的,不像王杰希平时一起玩的伙伴,带着南方口音里的绵软。


王杰希低头瞧着他,明明比自己还要矮小半个头,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喊自己全名了。


喻文州瞧着王杰希的脸色,知道他有些不悦,连忙说:“其实按我们那边的叫法我该喊你阿希哥,但我觉得不太好听……你们这边该怎么叫?”


“他们叫我希哥儿。”王杰希回答。


“噗……”喻文州轻笑出声,眉梢眼角里都带着笑意。他笑得弯了腰,捂着肚子,重复:“西瓜儿。”


王杰希脸色瞬间就耷拉下来,怎么这小鬼看着温温和和的,心里鬼主意这么多。


“好啦,叫你杰希吧。”喻文州伸出手,扯扯王杰希的袖口。他抬头,笑着看王杰希。王杰希正好低头看他,猝不及防撞进了他那双带着温润的笑意的眼眸。


喻文州有双好看的眸子。他眼里,是三月的清风自来,是仲夏夜空的满天星辰。


王杰希看不得喻文州的笑,一看就软了心,思绪在半空中荡漾着,连他自己都意识不到喻文州的眼波与浅笑给他带来的欢愉。


不出半年,北平人人就都知道了,喻家静养归来的小少爷,同王家的小少爷关系是一等一的好。喻文州年纪比王杰希稍小,日日跟在王杰希身后,旁的人问他,他就笑笑,说:“杰希很好呀,他会照顾我的。”


那几年,是他们关系最亲密的几年,也是喻文州最乖的几年。


到了十四五岁的时候,喻文州不再像以前那样跟在王杰希身后,却变成了两个人肩并肩,形影不离。用方士谦的话来说,就是:“那哥俩感情好得能穿一条裤子。”


喻文州那时不再像小时候圆滚滚了,身量颀长,只比王杰希矮一点点。他脸上的笑容倒是没变多少,依旧是笑意漾开时,漫山遍野的桃花,都入了眼底。


温润如玉的少年,一举一动都是一首诗。


王杰希看着他,再看看自己,不禁感慨,喻文州还真是没怎么变。


王杰希倒是变了许多。他小时候太懒散,什么事情都不屑于争,这几年被家里教养得很好,仍旧不屑于争什么,只是不再表露在面目里。他整个人都显得冷静而克制,行事规规矩矩的,让人挑不出一丁点错误。只是在喻文州面前,他才偶尔会放肆一些。


十四五岁的年纪,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但王杰希和喻文州日日之和对方黏在一起,玩闹、念书、练习染布剪裁,都是一起的。北平风言风语传得快,几个小孩子不怀好意地谣言,只消几天,就传遍了北平。


喻家的小少爷,同王家的小少爷,是那种关系。


流言四处飞散,免不了钻进喻文州和王杰希的耳朵里。喻文州听过了,笑笑,不置可否,眉眼间的笑意不改,只是目光凉薄得能浸出寒气。王杰希听到这个传言时,瞬间黑了脸,他回头去看喻文州的反应,被他眸子里渗出来的丝丝寒气吓得噤了声。


他从没见过漆黑的眸子里带着冰凉的喻文州。


在他的记忆里,喻文州永远是温和的模样,连尖锐的棱角都少有。


王杰希下意识地捏了捏喻文州的手心。


喻文州的视线落回到王杰希脸上,冷涩的凉薄消失了,只剩下如水的温柔。


“杰希。”喻文州开口喊他的名字,那么多年过去了,喻文州温暖的声线依然能在王杰希心底的湖泊里勾起一阵阵涟漪。


“如果我说,我们就是那种关系呢?”


王杰希愣怔。


像有一线天光出现在晦涩的夜空里,抓不住,但突然,它变得清晰了些。


“那就是呗。”王杰希笑。


喻文州微微仰头,软绵绵的嘴唇蹭了蹭王杰希的唇角。他唇角冰凉,眼底的笑意,却是带着温度的。


怕?不怕。


风言风语?让它流传去吧。


少年春衫薄,不惧岁月长。


评论(19)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