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九河

如果能给我评论我会非常开心。

【喻王/19H】七年之痒

  • 祝我们魔术师十八岁生快!

  • 老王的生贺,感谢组织给我这次放飞自我的机会hhh

  • 玩了个小梗,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要走?”喻文州嘴角微微勾起,一手撑在王杰希身后雪白的墙壁上,一手轻轻拉扯着自己白衬衣上湛蓝色的波点领结。他微微低头,温和的目光里带了点压迫性,让王杰希不敢动作。


王杰希看到这里,心虚地抬眼瞄站在不远处换衣服的喻文州。


喻文州正在脱下刚刚上台领奖时穿的黑色西装,里面穿的,正好是白色衬衣。王杰希视线上移,真巧,系得是蓝色波点领结。


王杰希躺在沙发上,占据了这件休息室里唯一可以坐下来的地方,心安理得。他手机没电了,这会儿抱着喻文州的手机刷网页消息,刚才页面底端蹦出来一条推送,推送标题是“喻王——七年之痒”。


喻王?是喻文州和王杰希?


王杰希动动手指点了进去,没想到一开头,就是这么劲爆的场面。看起来……是一篇他和喻文州的CP文。王杰希只听说过有大把粉丝萌他俩的CP,但他还从来没直接地体会过。猝不及防看到这种文章,说不感兴趣,是骗人的。


他继续往下看。


王杰希不自觉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喉结动了动,诱人的模样被喻文州尽收眼底。喻文州眼里带着的浅淡笑意不改,手上的动作没停,他已经解开了领结。白衬衣的扣子一丝不苟地系到最上面一颗,露出小半截精致雪白的脖颈。喻文州的视线缓缓下移,目光落在王杰希的领口——他那天穿了件V领的卫衣,目光一不留神,就能顺着锁骨下方滑进去,看见隐隐约约的胸部肌肉的线条。


王杰希低头看看自己,今天穿的衣服领子……好像是有点低。不是吧,粉丝们的预测能力太厉害了点吧?他抬头,看见喻文州走到桌子旁边,拧开一瓶水,浅浅地抿了一口——刚才在台上领奖,喻文州说了不少。


喻文州俯下身子,一条腿跪在沙发上,一条腿立在地板上,整个人的阴影压在王杰希的上方。


王杰希抿唇,抬头看着喻文州的眼睛。那双在银幕上捕获了多少少女的心的眸子,此刻直直地看着王杰希,温和得要溢出水来。


“杰希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喻文州眉眼弯弯,笑眯眯地看着王杰希。


“什么事?”王杰希在心里过了三遍这些天的行程,没觉得自己漏掉了哪一项。


喻文州不再解释,而是慢慢俯下身。那张温柔的脸庞,带着笑意,缓缓地接近着王杰希的脸。休息室的灯光被喻文州挡住,王杰希只能看见他愈来愈近的眸子,和里面星星点点的流光。】


浅浅的吻突如其来,却又好像在意料之中。喻文州的唇很柔软,紧贴着王杰希的嘴唇。上台领奖时涂的淡淡的唇膏还没来得及擦去,就被吞入口中。】


“唔,唇膏的味道真不怎么样。”喻文州皱皱眉头,小声抱怨。】


王杰希手心里出了一点汗,就快要握不住喻文州的手机了。


天地良心,他和喻文州一起出道,认识七年了,从没见过喻文州像文章里这样。除了在拍戏的时候,喻文州和女主角对戏,把自己带入角色里了,才会有这种举动。大多数时候,喻文州都是温温和和的,偶尔和王杰希单独相处的时候,才丢掉大众面前的偶像包袱,懒洋洋地和王杰希一起躺在沙发上或者是床上,虚度时光。


王杰希又抬眼悄悄地瞄喻文州,后者把他们两个刚刚得的两座奖杯摆在桌子上,并排放好,退后看了一眼,满意地点了点头。喻文州回头看了一眼王杰希,没发现王杰希在偷看自己,就又回过头去,在乱糟糟的桌上翻找着卸妆油。


王杰希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吻而愣怔,瞪大了眼睛,忘记了反抗。也是,如果接吻的对象是喻文州的话,反抗什么呢?】


王杰希索性抬头,唇舌相碰,又是一个吻。绵长而深入,像是想要探寻对方口中的每一寸地方,每一个细小的缝隙都想占为己有。】


和喻文州接吻么?王杰希不是没想象过。


有段时间公司想要他们两个接一部同性恋的电影,提前告诉他们两个做好心理准备。他们俩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在喻文州别墅的沙发上,笑得没心没肺的。王杰希记得自己当时问喻文州:“同性恋的戏啊,你能想象一下咱俩接吻吗?”


喻文州憋着笑,回答说:“别是一嘴大蒜味就好。”两个人继续在沙发上笑得没心没肺。


当时两个人心里的想法都挺简单的,就是——如果拍吻戏对方嘴里要是有蒜味儿,拍完那条以后毫不犹豫地掐死丫的。


最后因为编剧方面的原因,那部电影夭折了。据说很多粉丝心都碎了,不过王杰希不太清楚,他是听喻文州说的。


不大的休息室里荡漾着细微的津液交换的水声,安静的空间让两个人的感官显得格外敏感。王杰希突然意识到,休息室的门外就是走廊,那里人来人往,万一被别人听到动静怎么办?】


王杰希抬手推喻文州,说:“外面还有人呢。”】


喻文州皱眉,不满王杰希在接吻的时候还不专心。他伸手捏了捏王杰希的下巴,在他唇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说:“专心点。”】


细密的吻铺天盖地地落下来,喻文州的手也不安分起来。他修长好看的手指在王杰希背后游走着,或轻或重地抚摸着王杰希的背脊,一阵阵酥麻的刺激感传到王杰希的脑中。王杰希吸了口气,还是担心外面会有人突然经过。】


“别在这里,唔。”王杰希的话被吞掉一半。】


“外面会有人听见的。”王杰希继续抗议。】


“管他们做什么?”喻文州整个人都压在王杰希身上,把王杰希扑倒在沙发上。休息室里的沙发比不上家里的柔软舒适,王杰希倒下去时,还觉得有些遗憾——没在家里的沙发或者是床上,舒适度降低了不少。】


“你过两天是不是要进组了?”喻文州那边快卸完妆了,抽出空来问王杰希。


“啊?”王杰希的思绪还在手机上小说的情节里,一时没明白过来喻文州在说什么。他反应了几秒钟,才意识到喻文州在问他们俩的新戏,急忙答:“嗯,后天进组。你呢?”他们两个戏份没多少交叉的地方,估计进组的时间也不太一样。


“我下个月月底才进组。那时候你都该杀青了吧?”喻文州没回头,对着镜子在擦拭着。


“差不多,顺利的话该杀青了。”王杰希回答,他戏份不多,一个多月能搞定了。“听说那导演挺严的,进了组完全是封闭式的,难得跟外界联系。”


“好像是有这么一说。”喻文州应和着,这传言他也听说过,不过严归严,这导演的片子质量还是有保障的。“那不是我们下次见面得两个多月以后了?”喻文州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回头看着王杰希,问。


“是啊。”王杰希漫不经心地回答。他的心思还挂念在手机上的那篇文章上,他想快点往后看,他竟然有些期待结局。


“等拍完一起出去散散心吧,最近行程排得太满了。”喻文州卸完妆了,即使脸上没有化妆,那张脸也是好看的。他的表情一向很温柔,眼里总带着几分浅淡笑意,让人觉得礼貌,却又有几分疏离。


“行啊,咱俩很久没一起出去玩玩了。”王杰希应着,想到那年他们第一次一起出国。


那还是他们出道的第二年,两个人都因为同一部电影走红,一个温润如玉,一个严肃正经,性格有不同也有相似之处,主要是,两个人都长了张好看的脸。王杰希虽然眼睛一大一小,但整体五官看上去没得挑剔,大小眼儿在粉丝眼中反倒成了萌点;喻文州一双眸子里蕴含着的,是春风十里,是浩淼烟波。


出道的第一年他们忙得马不停蹄,几乎没有一天能休息。第二年两人集体罢工,买了飞机票直飞法国,也不管经纪人的抗议。说来当时两个人都还是懵懵懂懂的少年,带着比天高的心气和无所畏惧的拼劲,扬帆远航要惊扰天下。


那一次法国之行两个人过得很随意,无非是一起在外国的街头漫无目的地走走。在那里,没有人能认出他们,他们无需从头到尾伪装自己,能自由自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他们像普通的少年一样,在街头玩滑板,在塞纳河畔合影,骑着单车在金色的夕阳下愈行愈远。


王杰希回想起来,觉得那时的心情,是后来陷入繁忙的工作后再没有过的欢愉与放松。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那次旅行,是同喻文州一起的。不得不说,他和喻文州认识七年,喻文州在他生命中占据了很重要的一部分。


显然,喻文州也在回忆那一次旅行。


“能像那时候一样多好。”喻文州浅浅地笑着,眼神虚虚地落在远处,穿过了房间雪白的墙壁,像是看见了那年塞纳河畔两张肆意飞扬的年轻的笑脸。


现在他们渐渐长大,年轻的心在不知不知觉中发了芽,生根,开花,结果。


没了当年纵情燃烧不怕留疤的疯狂,却多了几分碧海无波细水长流的安稳。


“那就等你杀青,一起再体会一次。”王杰希抬眼,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应了声,收拾起桌上的东西。


王杰希趁着这会儿时间低头,继续看手机上的文章。


王杰希最终还是屈服了,是啊,爱便爱了,管旁的人做什么?他的手环上喻文州的腰,微微仰头迎合着喻文州深入的吻。


他们两个相识七年,做了七年朋友,七年之痒,不如换成用爱人的方式度过。


再往下翻页,是难以描述的情节。王杰希粗略地扫了几眼,粉色的红晕就已爬上他的脸颊。他没有看过这么直白的文章,对象还是喻文州,一个此时就坐在他旁边的人。


喻文州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往王杰希这边走来。他问王杰希:“看什么呢?从刚才就这么专注。”


“没什么,网络新闻而已。”王杰希脸一红,匆匆关掉页面,锁了手机屏幕,把手机还给喻文州。他坐起身,理了理衣领,准备离开。不早了,他该要回酒店休息了。


喻文州接过手机随手扔在沙发上,继续朝王杰希靠近着。


“要走?”喻文州嘴角微微勾起,一手撑在王杰希身后雪白的墙壁上,一手轻轻拉扯着自己白衬衣上湛蓝色的波点领结。


王杰希不自觉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他该怎么回答呢?


评论(11)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