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九河

如果能给我评论我会非常开心。

【喻王】错见(一)

  • 演员喻x编剧王。

  • 很久不动笔,多有生疏,请多担待。


【楔子】

人一生中有几个夏天?

又有几次相遇的机会?

 

十年不是一段很短的时间,却也不太长,不然喻文州怎么会无比清晰地记得两人初见的那一天。有时候也怪自己记性太好,每当回想起那个人,十年间的细节都慢慢浮现在脑海里,一点一点地变清晰,一点一点地累加起来,最后竟然沉甸甸地压得人喘不过气。

 

放过自己,也放过他。

或许,对彼此都好。

 

 

(一)

八月的北京闷得让人心烦,蝉不知好歹地滋儿哇乱叫,太阳从不怜惜土地上的万物。十八岁的王杰希刚结束暑期旅行,汗水从背后划过,把衣服黏在背脊上,怎么调整都不舒服。黏腻的厌烦情绪从心底升起,他从未像此刻一样觉得自己生长了十八年的土地是这样令人烦闷。

 

留在北京本不是他自己的意愿,只是当初填报志愿的时候被父母暗地里改动。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王杰希愣怔了一会儿,说不生气是假的,但事情的结果已经摆在这里了,再怎样去争吵都不会改变。不如省点力气,对他自己对父母都好。他先前报了一所南方的大学,读电影专业,王杰希父母都是传统的人,觉得这专业不踏实也没意义,悄悄给他改成了北京一所学校的文学系。

 

毕竟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王杰希根本提不起兴致,甚至在想这个夏天如果更长一点就好了。他拖着行李箱,在涌动的人潮中努力挤出一条路想要走出首都的机场。人多得有点离谱了。王杰希皱眉,为了避开开学的高峰期,他特意提前了十多天结束暑期旅行。纷乱中,只一个瞬间,周围突然爆发出疯狂的尖叫声。起初给王杰希吓了一跳,以为是出了什么事,过了一会儿才听出来喊的是一个人名。他摇摇头,难怪周围都是些年轻的姑娘,原来是有明星。他对这种明星并无太大兴趣,也不想和小姑娘们抢位置,努力往与人流相反的方向走去。

 

临出机场的时候,王杰希回头瞥了一眼,也不知是什么机缘巧合,竟然叫他穿过茫茫人海一眼瞅见了风暴正中心的那个人。王杰希稍稍愣了一会儿,刚才小姑娘们尖叫声太不整齐,他竟没听出是这人。王杰希轻轻摇摇头,低头快步走出机场。

 

在机场里偶遇的明星是喻文州。王杰希一直想拍电影,自然是知道喻文州的。今年年初以在一部小成本电影里精湛的演技俘获了大片女孩子的芳心,年纪很小,只有十七岁,未来可期。王杰希不太关注娱乐圈里的小鲜肉,但对这种演技过硬的人一向不吝惜目光与时间。只是现在走不了自己想走的路,也就不再多停留,人总要往前走,没有必要有太深的执念。

 

待王杰希到学校宿舍里安顿下来,购置了生活必需品,参观过校园以后,已经是八月底了。刚有一点喘息的空闲时间,王杰希就开始着手写电影剧本。录取通知书到家以后,他既没有和父母大吵大闹,也没就此断了自己的兴趣爱好。既然走不了自己想走的路,在路旁张望一下总是可以的。王杰希起初只是试着写一些脑海里的片段,没多久他开始尝试着写电影剧本。出乎意料的是,一部电影的剧本他一个月不到就写完了,十分顺利。

 

也许可以试着当电影编剧。他手上只有一部写完的剧本,而他本人,只有十八岁,既没有名气也没有经验,这样的编剧不会有导演愿意要。这一点王杰希很清楚,他的头脑一直清醒,但有时候做事需要百分之九十九的理智和百分之一的冲动。

 

当王杰希回过神时,发现自己已经把写好的剧本发了出去——是一家很有名的电影公司。他嘴角勾起一个自嘲的弧度,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异想天开,就把此事抛诸脑后不再想起。

 

刚开学的一个月忙得没有停息的时间,社团有很多,王杰希却都没什么兴趣,一个也没参加。结束了军训,又过了近一个月,王杰希才闲下来。同寝室的室友都有加入社团,就王杰希一个人闲。他倒也不在意,打开电脑想开始写一部新的剧本,却突然瞥见邮箱里有未读消息。他以为是广告,随手点开,准备删除。一打开邮件他愣了。

 

他的剧本被要了。

 

王杰希,一个十八岁的新人,人生中写的第一步剧本,开玩笑一样投给目前国内最有影响力的电影公司,竟然被录用了。

 

王杰希“唰”地站起身,冲到卫生间里洗了把冷水脸,再坐回电脑前。又看了一遍,没错,不是眼花,是真的。

 

他按照对方给出的联系方式加了对方的微信。好友通过后对方的一句话就是:“喻文州看中了你的剧本。”

 

像是行走在安静而又平淡的公路上,突然一声惊雷,震醒了王杰希。

 

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他是走了什么运,不仅剧本被看中了,还是被喻文州看中的。

 

一来二去地确定好导演和演员的人选以后,已经是两个月以后。王杰希直到那时还觉得这只是一场虚幻的烟火表演,转瞬即逝。十一月底,开机仪式,制作方邀请王杰希去。就是在那场开机仪式上,一眼万年。


下一章传送门:(二)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