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九河

如果能给我评论我会非常开心。

【喻王】错见(二)

  • 演员喻X编剧王


上一章传送门:(一)


(二)

那部电影叫《鬼影》。听起来像部恐怖片,其实不是。但有时候生活比鬼片更恐怖。《鬼影》讲的是一个男孩的一生,从小到大,生活犹如鬼魅一般缠在他的脖颈上,随时想要他窒息。男孩叫安宁,小时候父母总是当着他的面大吵,父亲酗酒家暴,母亲怨气无处发散,只得通过打骂安宁来排解愤恨。后来安宁的父母离婚,安宁跟着母亲,小学的时候被同学排挤,被嘲笑是单亲家庭,被淘气的男孩欺负。稍大一点上初中,又因为长相文弱而被同学孤立、嘲弄。周围的人,周围的事情,都仿佛鬼影一般,紧紧跟随着他,生活绝望得喘不过气来。高中时期的安宁患上抑郁症,母亲觉得他晦气,抛下他一人离去,同学只觉得他是个怪人,默契地选择疏远。后来一个误会,逼得安宁自杀——大多是抑郁症患者最终的选择。安宁短短的一生,都像是被浸泡在冰凉的水里,瑟缩在漆黑的角落,慢慢腐烂,无人知晓也无人在意,甚至再往上加一把压死骆驼的稻草。

 

喻文州第一次见这个剧本是一次机缘巧合。他那天去片场拍戏,当时合作的制作方正好在片厂旁边看这剧本。喻文州好奇,拍拍制作方负责人的肩膀,笑着说:“杨哥,给我也看看啊。”负责人当时就带了十几页页纸质版的剧本,顺手都塞给喻文州。喻文州蹲在片厂旁边,只看了一页,就手脚冰凉。这故事,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就像有一双眼睛,从背后盯着这十七年来自己的生活,然后一字一句,写进剧本里。

 

他勉强挤出一点微笑,跑去问:“杨哥,这谁写的剧本啊?挺有现实意义的。”负责人瞥他一眼,说:“没听说过,大概是个新人,名字我给忘了。怎么,想拍啊?”喻文州点头,说:“我想见见这个编剧。”杨哥抬手敲了下他的脑袋,说:“你小子年纪不大倒是挺有野心啊,这剧本我刚准备往上报。行,回头我把完整的传给你,到时候开拍了你想见编剧还不是小事一桩。”

 

一晃就到了开机仪式。阵容算不上强大,一整部电影里的演员就只有喻文州算是有名气,其他人都是三线以下的歪瓜裂枣。没办法,编剧是个没名没经验的新人,哪个投资商敢大把砸钱?

 

这场开机仪式的主角自然是喻文州。他提前了半个小时到场,环视一遍场地里的人,看见一个坐在角落里的年轻男孩。比他大不了多少。那人样貌气质都是上乘,只是一双大小眼让喻文州有点遗憾——明明也是张可以进娱乐圈的脸。喻文州走过去,看着他,询问:“王杰希?”

 

王杰希早看见喻文州走过来了,知道他是冲着自己来的。他站起身,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还小一岁的演员,点头,回答说“是”。

 

喻文州这人,说话做事都挺温和,和周围的工作人员都相处地很好,完全没有大牌的样子。王杰希这会儿离得近,仔细瞧了瞧,发现这人脸上总是带着三分笑意,给人温润如玉的感觉,眼睛里却半点笑意都没有,漆黑的眸子带着光亮,看着人时格外专注。

 

“你的剧本我看了,很好。”喻文州过来仿佛只是为了说这一句话,说完他便用手指指导演那边,导演正好在招呼他过去。

 

王杰希没来得及搭上话,又坐回角落里。方才喻文州过来,他总觉得有股熟悉的气息,现在静下来想一想,发觉那是因为喻文州的眼神。喻文州的眼神和他想象中安宁的眼神一模一样。明明生活糟透了,明明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脸上还带着笑意,眸子一片深邃的孤寂,却闪烁着永不熄灭的光亮。

 

此后两人再无单独对面的时间。王杰希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整个人都有些僵硬,但也没失了气质。相较之下喻文州显得更加游刃有余,三分笑意,举止自然。

 

开机仪式结束时,已临近十二点,这里离学校有点远,况且宿舍早已关门。王杰希站在路旁思索是回家住一晚还是就近找个酒店应付,不远处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驶来,停在自己面前。后座的车窗被摇下,露出喻文州那张精致的脸。连迷蒙的夜色都掩盖不住他侧脸温润的弧线,反而显得更加有韵味。明明才十七岁,却总给王杰希一种这人经历过许多的错觉。

 

“去哪儿?我带你一程。”料想王杰希也没有车,喻文州正好看见他正站在路边,就吩咐司机停车捎带一程。

 

王杰希本想推拒,却又听见喻文州开口。

 

“大晚上的你去哪儿打车,我带你一程又不费事。”

 

那种感觉又来了。这人像是看穿了很多事情,大多数时候不说出,只是在必要的时候添上一句。没法拒绝。明明是个邀请,王杰希却觉得更像是安排。

 

也不多扭捏,王杰希拉开车门,钻进车里与喻文州并排而坐。

 

深夜的北京四处都是昏黄的灯光,街道空荡荡,没有行人也鲜少有过路的车辆。沉闷的气氛蔓延开来,让王杰希有些不自在。刚刚报上学校的地址以后,就再也没有人开口说话。

 

半个多小时的车程,没有人开口。王杰希微微偏头看了一眼身边,发现喻文州把头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像是已经睡着。但王杰希总觉得这人还醒着,只不过是闭目养神而已。

 

“我像吗?”闭着眼睛的喻文州突然开口。

 

没头没脑的问题,但他知道王杰希能听懂。

 

停顿了很久。

 

“像。”他像极了安宁。

 

不只是安宁。他更像安宁的原型,王杰希少时见过的那个男孩。


下一章传送门:(三)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