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九河

如果能给我评论我会非常开心。

【喻王】未名人(10)

原著向,cp喻王


  • 时间线从第四赛季开始,哦现在已经到第五赛季了

  • 私设多

  • 今天粤语喻上线( ̄▽ ̄)



大概是赢了比赛,蓝雨的几个人在去宵夜的餐馆的路上都显得格外雀跃。微草虽然输了,倒也没有介怀,输赢毕竟总会经历,成为职业选手,自然要经得起风浪。微草的几个队员同蓝雨的几个人有说有笑地走在最前面,王杰希走在他们后面一点的位置,走在最后的,是喻文州和黄少天。

王杰希很想回头看一眼喻文州,想看看他眼里是不是带着喜悦的光芒。但他没有。他低着头,慢慢地走着。

他身后,喻文州和黄少天在小声地聊着。一开始他们还是说的普通话,王杰希隐隐约约能听到一点,是说 今天晚上有什么好吃的菜色,到后来,黄少天已经激动得开始往外蹦粤语了,喻文州也被他带得说起粤语来,声音都提高了一截。这会儿王杰希倒是能听清楚了,可是,他听不懂。

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黄少天问喻文州:“队长嘅猫咪玩偶被你摞咗去边呐!点解我没睇到嘅?果只玩偶好得意我好钟意嘅!(队长那只猫咪玩偶被你拿到哪里去了啊!我怎么没看到了!那只玩偶我超喜欢的!)”

喻文州轻笑了一声,回答他说:“送咗俾人。(送人了)”

王杰希没听懂两人的对话,但喻文州那声轻笑,落进了他耳朵里,是星辰低垂的絮语,是绵软的云朵,绕在心尖。

“啊啊啊!送俾边个喇?咁得意嘅玩偶系唔系送俾女仔喇?你系唔系拍咗拖唔话俾我哋知啊!喺边个你讲啊!唔该你讲喇!(啊啊啊送给谁啦?这么可爱的玩偶是送给女孩子的吗?队长你谈恋爱了吗?是谁啊是谁啊快告诉我!)”

黄少天说了很长一串,王杰希只听懂两个字:“女仔”。粤语里,女仔不是女孩子吗?他们在聊什么?苏沐橙和楚云秀?还是......别的什么。

“唔系女仔。(不是女孩子)”喻文州回答。

什么?他们在说什么?王杰希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不懂粤语实在是太遗憾了。王杰希回头,看了喻文州一眼,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开口。

倒是喻文州先开口了,声音依然温温和和的,他说:“王队,等下点菜的时候还请手下留情。”

一句轻飘飘的玩笑话,让王杰希突然地有些难过。喻文州带着这样的笑容,用这样温柔的语气,同多少人开过这样不痛不痒的玩笑?这些人里,包不包括刚才他们说到的“女仔”?

王杰希一瞬间的愣神,被喻文州敏锐地察觉了。喻文州示意黄少天走到前面去同大部队一起,自己则上前两步,与王杰希并排。

“王队还在想刚才的比赛?”喻文州也知道不会是这样,王杰希这种大神,对比赛的输赢虽然看重,心态却也是最快能调整过来的。他这么说,只是给王杰希刚才的愣怔一个台阶下而已,不让他太难堪。

“没有。”王杰希摇摇头,回答完了才发现喻文州这是在给自己铺台阶,而自己根本就没踩上去。他抱歉地笑笑,低头看着青砖地板上的纹路,不再说什么。

喻文州安静地同他并肩走着,不说话,气氛也不觉得尴尬。

风吹过,一阵树叶摩擦的喑哑声响。喻文州抬起手,轻轻从王杰希肩膀上拂过,修长的手指滑过微草队服柔软的布料,没发出一点儿声响。

王杰希侧过头看他,发现喻文州也在看自己。

喻文州浅笑着说:“王队,你衣服上落了叶子。”

是初春刚抽出新绿的嫩叶,因为太单薄,被风一吹,便落了满地。

王杰希轻轻闭上眼睛,再睁开。前面虽然时不时传来队员的欢声笑语,可王杰希分明清晰地听见自己心脏加速了跳动的声音。

所幸喻文州已经回过头去,似乎没注意到身侧的暗流涌动。

那天晚上在宵夜的餐馆,微草硬生生吃掉了平时两倍饭量的海鲜。蓝雨的经理远在战队大楼里默默地为自己的钱包感到心痛。

蓝雨战队回到宿舍时,已经不早了。喻文州洗完澡出来,发现外面下雨了。这场雨落得又急又快,如打翻了银瓶,倾泻而下。

微草到酒店了吗?喻文州抿着唇想,算算时间,可能刚好进酒店时落的雨。他还是给王杰希发了一条短信:没淋到雨吧?

直到睡觉前喻文州都没得到回复,他也没太在意,以为是王杰希累了,直接就休息了。

第二天虽然是休息,但喻文州还是和平时训练时一样早起,到了蓝雨空无一人的训练室。投影开着,上面回放着昨天晚上其他几个队伍的比赛,喻文州深情专注,时不时低头往笔记本上记点什么。

快九点的时候,一个电话打断了喻文州的复盘。

是微草方士谦。

喻文州有点好奇,这个点微草该去机场了吧,还给自己打电话做什么?难不成还想让自己送他们去机场?

“前辈早上好。”

“喻队,我们这边可能有点事情要麻烦你......”方士谦那边很安静,应该还在酒店。

“前辈你说。”方士谦几乎从没和喻文州联系过,少有的几次交集也都是打比赛。此时方士谦开口找喻文州帮忙,大概是真的无可奈何了。

“就是......昨天晚上不是下雨了么?我们都先回了酒店,队长说他晚点回,就赶上那场雨了,然后今天早上起来,发现他发烧了, 一时半会儿可能回不去......”

所以王杰希淋到雨了?发烧了?听起来还很严重的样子。喻文州皱了皱眉,说:“我马上过来,你们等我过来再说。”

蓝雨离微草下榻的酒店还有一段距离,喻文州抓起钱包和手机就出了门,下楼拦了车直奔酒店。

十分钟到达。喻文州出现在方士谦面前时还是气喘吁吁的,他大口呼吸了几次,才问方士谦:“王队呢?”

方士谦指了指身后虚掩着房门的房间:“睡着呢。”方士谦露出一个有些歉意的笑容:“本来是会有随队的后勤人员的,但这次微草的后勤正好请了假没来,以为不会出什么事儿......联盟那边派来的人我们又不熟,都不太放心......其他人又不能不回去......”

喻文州点点头:“没关系,今天战队休息。王队这边我来照顾吧。”

“麻烦喻队了。”方士谦再三感谢喻文州以后,就带着微草其他队员匆匆忙忙地往机场赶了。

喻文州推开王杰希房间的门,轻手轻脚地走进去。里面没有开灯,窗帘也拉着,喻文州站了两三秒钟才适应里面的昏暗。

王杰希躺在床上,被子只拉到胸口,头发凌乱,整个人弓着身子侧卧着。

即使是在睡梦里,他也皱着眉头,很不舒服的样子。喻文州伸手轻轻探了王杰希的额头,一片滚烫。喻文州在自责,昨天怎么就听了那几个人的怂恿,说是走着回来比较有趣,自己真的应该叫车来送微草回来的。

喻文州手还没从王杰希额头上移开,就听见王杰希低声喃喃地喊:“文州。”

评论(13)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