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九河

如果能给我评论我会非常开心。

【喻王】未名人(11)

原著向,cp喻王


  • 时间线从第四赛季开始,哦现在已经到第五赛季了

  • 私设多

  • 大概马上就能谈恋爱了?( ̄▽ ̄)



喻文州弯下腰,凑近了看,才发现王杰希还没醒。他放开贴在王杰希额头上的手,去浴室拧了湿毛巾,愣愣地对着镜子发了几十秒的呆,才转身出了浴室。

湿毛巾被喻文州仔细地叠好,撩起王杰希的刘海,搭在他的额头上。喻文州把他的被子拉到下巴处,掖好被角,转身坐到了沙发上。

王杰希醒来时已经接近中午,房间里不算太暗,即使隔着厚重的窗帘,太阳光也透进来些许。他抬眼,看见喻文州坐在沙发的一角,低头看着手机。他隐约记得早上方士谦他们来自己房间时说过只能请喻队来帮忙了之类的话。他那会儿头昏昏沉沉的,连眼睛都睁不开,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罢。

他安静地看了喻文州一会儿,目光从喻文州的眼睛滑到鼻梁,不算太高,但弧度刚刚好,再到嘴唇,薄唇,好像有人说过薄唇的人薄情?

喻文州生得白净,像是八九十年代电影里的男主角,温柔,有韵味。不是第一眼看上去就惊为天人的那种好看,而是仔细端详,眉眼平和,暖流入心的浅淡。如他本人的性格一样,正映照着那四个字,温润如玉。

喻文州的手机突然响起,他捂住听筒,快步走到阳台上去了。他没有关阳台的窗,窸窸窣窣的声音连同窗外传来的车马喧闹声杂糅在一起,王杰希猜想,大概是和战队交待他自己的行踪吧。

没一会儿,喻文州进来了,看见王杰希睁着眼睛,愣了一下,轻声说:“吵醒你了?”

王杰希摇摇头,说:“睡够了,醒了。”刚刚清醒,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加上感冒发烧的原因,有一点点鼻音。

喻文州倒了一杯水,站在床沿,打算扶王杰希起来喝。王杰希自己坐起来,接过水慢慢喝掉了,喝完还笑了笑,说:“没那么脆弱,喻队不用这么小心。”

喻文州笑笑,不提他的脸色有多苍白,笑起来多么勉强。

“喏,温度计,量量退烧没。”喻文州拿过刚刚找酒店要来的体温计,递给王杰希。王杰希结果,含在嘴里,喻文州低头看上面显示的数字,房里光线太暗,他不得不离得近些。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近在咫尺的眉眼,连呼吸都轻了几分,眼睛不敢到处乱瞟,只得收回来盯着自己的鼻尖。

“39度,高烧。”喻文州拿出体温计,轻轻皱了皱眉,抬眼看王杰希:“去医院看看。”

王杰希摇头:“不去,休息一天就好了。”

喻文州拿他没辙,依着他没再提去医院的事情。自己跑下楼,就近找了药店,买了退烧药和感冒药回来给王杰希吃了。

大概是睡够了,精神也好了些,王杰希开始同喻文州聊聊天了。

他问:“文州今天怎么会来?”

喻文州说:“方士谦前辈给我打了电话,今天正好休息,就过来了。”

王杰希又说:“蓝雨粉丝要是知道蓝雨队长这会儿在照顾微草队长,会不会崩溃?”说完没忍住,自己笑了。

喻文州跟着他笑,只不过浅淡礼貌的笑意,从来都到不了眼底。

“王队昨天淋到雨了?”

“嗯,回来得晚了点儿。”昨天晚上王杰希独自一个人在外面走了走,想了很多事情,微草未来的方向,自己所做的艰难的改变,下一场要对战的越云,他什么都想了,偏偏就是没想喻文州。他在有意避开这个话题,他总以为,不想,就还有可能。

“是我的错,我该叫车送你们回来的。”喻文州歉意地一笑,同他每次战败的赛后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一样,这一次,他同样把责任揽在了自己身上。

明明同他没有什么关系。王杰希有些心疼,喻文州总习惯找自己的错,一再退让。他同喻文州一样是战队队长,知道担起这份责任的艰难与苦涩,人前风光,说来是站在一个战队最顶端的人,可人后的心酸,只有自己才知道。

“不关你的事。”沉默了很久以后,王杰希突然语气不太好地说出这句话。说完他又觉得自己语气不妥,加上一句:“是我出去走了走。”

喻文州没在意他的态度,没再提这个话题,转而同他聊起别的。

中午的时候喻文州叫了外卖,王杰希发烧,胃口不太好,喻文州就点了两份白粥,同他一起一点点喝着寡淡无味的粥。

王杰希其实连粥都没有胃口喝,但还是强迫自己一口一口慢慢地吞掉。他看着喻文州低头用勺子在碗里搅了搅,舀起一勺,放在唇边,慢慢喝进去,平平淡淡的样子。

王杰希突然就想试试,试试看,喻文州这种几乎没有底线地迁就别人的性格,对待恋爱,会不会也是这种态度。

王杰希被自己这种念头吓到了。他虽然在比赛里曾经是诡异难测的风格,但在生活里,他一向理智且克制,这会儿冒出的疯狂念头,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试试吗?

王杰希在心里问了自己三遍这个问题。回答是肯定的。他还是想疯狂一把,想看看有没有结果。

那头喻文州在安静地喝粥,全然不知这边王杰希已经做下了多艰难的决定。

这种事情,一旦决定了,就是没有尽头地期待,怀着一点欣喜,等着不知会不会开花的结果。

那天下午,王杰希烧退了一些,当即订了下午的机票回B市。午饭后他就把喻文州赶回战队了,说自己感觉挺好的,不必再烦劳喻队了。其实他是想给自己时间理一理,以前没下定决心,不敢去想自己同喻文州的关系,而现在不一样了,他要清理一下思路,想想从哪里入手,就像分析战术一样。

晚上,喻文州收到王杰希的短信:“已到B市,今天麻烦喻队了。”他想了想,把手机通讯录里给王杰希备注的名字,从“王队”改成了“王杰希”,才回消息过去:“举手之劳。王队早点休息。”

那边消息很快回过来:“嗯,我准备睡觉了。晚安。”

王杰希确实回复完就睡觉了,他还没完全退烧,早点休息才能更快恢复。作为队长,后面的赛程可不能缺席。

他没看见,手机屏幕亮了亮,一闪而过的短信提醒。

喻文州:晚安,王队好梦^ ^

评论(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