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九河

如果能给我评论我会非常开心。

【喻王】未名人(15)

原著向,cp喻王


  • 撒糖撒糖

  • 愉悦,终于写到这里了( ̄▽ ̄)

  • “王队,我有个恋爱想和你谈一谈^ ^”



在海边疯了一个下午,直到晚上涨潮的时候,王杰希和喻文州才回到沙滩上找张新杰。

两个人的衣服都湿透了。原本互相扔扔沙子,后来竟然演变成了滚到浅海里去玩水。喻文州连头发都是湿嗒嗒的,软软的搭在额前。

张新杰叹了口气,买了两条巨大的浴巾过来,一人扔了一条。他真的开始好奇,海边有这么好玩?蓝雨微草俩队长怎么这么开心?

“你俩都把浴巾披着吧,晚上海边凉,小心感冒了。”张新杰说完,又从头到尾打量了这两个人一遍,果断地决定换方案:“先回酒店,把衣服换了,再出来吃饭。”他俩几乎湿透了,这样子在海边吹一晚上海风,明天早上能安然无恙地起来才怪。

中午他们赶时间,行李都扔在了王杰希房里,喻文州也在王杰希房里换衣服。张新杰坐在沙发上等他们两个,虽然都是男人,但他还是本着直视别人的身体不太礼貌的想法避开了视线。

但显然房间里的另外两个人没这么自觉。

“王队,你衣领没理好。”喻文州话音还没落,就极其熟稔地伸手替他翻下衣领,整好后轻轻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去换自己的衣服了。

张新杰听见动静,一抬眼,就看见王杰希顺手结果喻文州换下来的湿衣服,连同自己那件一起扔进卫生间。出来以后,还拿了条毛巾,扬手就盖到喻文州头上去了,伸手一通揉,给喻文州擦干了头发。

张新杰眼观鼻,鼻观心,一眼也不想多瞅王杰希。

他想,明天,再也不要跟这两个人一起出来玩了。

晚饭他们去了Q市有名的一家海鲜馆。张新杰向来吃饭的时候不说话,喻文州就和王杰希一人一句聊开了。

“王队打算玩几天?”喻文州当时突然决定来Q市,连返程的机票都还没订呢。

“本来打算玩三天就走的,跟你一起来就多玩几天再走。”王杰希说。

喻文州笑,又问:“王队家里有没有催过女朋友这种事?”

王杰希一愣,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眼喻文州。怎么?喻文州家里在催这件事吗?喻文州脸上带着浅笑,注意力都在面前的菜色上,没注意到王杰希这边的反常。像是,随口一问。

“没,这几年还年轻,家里只关心工作稳不稳定,还没催到这事儿上。”王杰希垂下视线,看着面前的玻璃杯,里面装着透明的饮料,大大小小的气泡向上浮,争先恐后,像是溺水的人拼命想往上挣扎。

“嗯。”喻文州像是根本就没关心这个答案,专注地吃着菜,连视线都不曾瞟到王杰希这边来。

王杰希低头继续吃菜,不着痕迹地带过话题,仿佛刚才自己根本没有那一瞬间的愣怔。

晚饭过后,喻文州提出让张新杰先回去休息。“我们就沿着这边走走,张副队累了一天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张新杰回去以后,王杰希和喻文州就沿着那条路慢慢悠悠地往前走,也没什么明确的目标,漫无目的随意地散散步罢了。

大部分时间他们都不说话,也不觉得尴尬。

Q市的夜晚很凉快,街上的人也不太多。昏暗而安静的环境,很适合一个人胡思乱想。

王杰希走在喻文州身侧靠后一点儿的地方,想着他们今年年初逛西湖的时候。那时候B市还大雪纷飞着呢,现在都已经是烈日当头的酷暑了。这期间不过也就见了一次面。

他眯起眼睛,侧前方喻文州的背影清晰地印在了他脑海里。

喻文州有什么好的呢?不过是多看了一眼,多感受了一点,就觉得万年已过,非他不可。

王杰希不是一个记性特别好的人,但他在那条路上,清晰地回忆起了喻文州对他说的每一句话。巨大的空落感就是在他一帧帧回忆结束时袭来的,像浮动的潮水,慢慢上涌,一点一点侵蚀着王杰希的理智。

他安静地走在喻文州背后,喻文州是不是侧过头来看看他有没有跟上,侧脸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柔和。他几次张口,想要说:喻文州,我喜欢你。

不是开玩笑,也不是那种轻率地只想玩玩约炮的决定。

是真的想认认真真的,同你谈情说爱,共度半生。

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何况喻文州的好,任何人都能感受到。王杰希只是想独占这份好,他想拥有独一无二的喻文州。

他最后还是没能开口。喻文州那么好,他怎么能贸然开口,惊扰了喻文州的生活?

蓝雨还没有得到冠军,喻文州的梦想也还正在征途上。

王杰希低着头,在Q市的夜色里苦笑。

喻文州,这三个字像是魔咒一般,在王杰希的脑海里横冲直撞,在他的心里左右逢源。细细密密的微浅伤口留下,每一处都不疼,但酥酥麻麻的痒,一直提醒着你它的存在。不能挠,也不能放任它不管。喻文州之于王杰希,便是这浅痕。

喻文州就走在王杰希前面两步远的地方。

王杰希伸出手,手在青灰绿的地砖上印出的黑色影子,与前面喻文州微微摆动的手的影子重合在一起。

就当牵过手,走过街巷,说过晚安明天见。

回到酒店以后,喻文州从王杰希的房间里拿了行李箱,回到自己的房间。酒店的标间空荡荡的,王杰希洗过澡,穿着睡袍,坐在床沿,无比清醒。他站起来,泡了杯牛奶助眠,想了想,多泡了一杯,打开房门,走到斜对面。不过五米多远的距离,他一向稳准的手一直在颤抖,装满的牛奶从杯壁滑出,留下一道长长的白痕。

王杰希敲了敲喻文州的门,喻文州问了句是谁呀,听见王杰希的声音,很快来开了门。

喻文州穿着奶白色的睡袍,头发湿漉漉的,大概是刚从浴室里出来。

“王队找我有事?”喻文州一边拿毛巾擦着头发,一边歪着头看王杰希。

“睡觉之前喝杯牛奶,安眠。”王杰希把牛奶递给喻文州,才发现有一滴漏了出来,有些尴尬。但喻文州没在意,笑盈盈地接过去了,说:“谢谢王队。”

王杰希回到房间,在床沿坐了五分钟,又站起来,出门,敲响了斜对面的门。

喻文州这次没问是谁了,直接打开门,丝毫不意外看见王杰希站在门口。

“额......Q市温差大,晚上睡觉把空调温度调高一点。”王杰希说完转身就走,迅速地回到自己房间里。他也说不清自己刚才又去喻文州房间做什么,就是突然想去,他就去了。

五分钟过后,王杰希站起来,抿了抿唇,往喻文州房间走去。他想,这次可以说是和喻文州说晚安的,就最后一次,不能再打扰别人了。

王杰希愣了。

喻文州这次干脆没进屋,斜倚在门上,站在门口。他的头发已经擦干了,凌凌乱乱地搭在额前。他双手环在胸前,脸上没有笑意。他说:“王杰希,我们谈谈。”

王杰希心里咯噔一下拉响警报,自己这是在干嘛呢?骚扰人家休息吗?他把喻文州惹毛了吗?许许多多的问题扑面而来,王杰希觉得自己脑袋很乱,像有蜜蜂在里面嗡嗡作响。

他下意识地问:“嗯,谈什么?”

喻文州嘴角慢慢勾起,倚在门上,慢条斯理地说:“谈什么?”

“谈恋爱啊。”

评论(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