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九河

如果能给我评论我会非常开心。

【喻王】未名人(22)

原著向,cp喻王


  • 第六赛季

  • 开搞开搞


那场比赛微草赢了,8:2。赛后照例一起去聚餐,氛围起初挺诡异的,蓝雨暗搓搓地盯着王杰希,微草暗搓搓地盯着喻文州。


然而喻文州只看王杰希,王杰希也只看喻文州。


蓝雨和微草队员表示,眼睛好痛。


黄少天和方士谦一如既往地对喷着垃圾话,其他队员也三三俩俩抱成团约竞技场。喻文州趁着大家的注意力一时不在他俩身上,暗暗地伸手勾了勾王杰希搭在大腿上的右手。


王杰希抬眼看他,俯身贴近喻文州的耳畔,低声说:“今晚谁请客?”


喻文州笑眯眯的,就着王杰希这个略显暧昧的姿势回答他说:“当然是微草。”别当他没注意到方士谦点了十一个菜了,微草自己点的微草结账,谢谢。


王杰希点点头,叫方士谦:“悠着点儿,咱们请客。”


方士谦手上的菜单啪嗒一声掉到了桌子上,哀嚎:“哎等等服务员我刚刚点的那个鲍鱼龙虾佛跳墙能取消了吗?”


喻文州还是浅浅地笑着,幸亏刚才瞟了一眼方士谦的点菜单。


吃饭的时候,两个战队的队员像是把托孤一样语重心长地对对家队长说:“我们家队长就交给你了啊!”


正因为都是他们所尊重敬畏的队长,他们才能这样快的接受,也心甘情愿地接受。大家都有种自家队长去了对家就会被欺负的错觉,其中两个副队这种思想尤甚。


黄少天:“王杰希我告诉你!不许欺负我们家队长!听见了没有啊!我们家队长那是你能欺负的人吗?我只要听说你对我们家队长不好,竞技场走起啊!真人PK怕不怕啊!”


看穿了一切的方士谦:“喻队,王队就拜托你了。”停顿了一会儿,他心虚地瞟了一眼王杰希,在收到后者一个白眼以后,还是不怕死地加了一句:“喻队,那个,我们队长怕疼,你悠着点儿......”


方士谦说话的声音比较小,席间又比较吵,只有喻王两人听见了。王杰希瞪了方士谦一眼,还是不是亲队友了,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


喻文州憋着笑,回答说:“会的会的,前辈请放心。”说话的时候,喻文州的左手环在王杰希身后,轻捏了一把他腰间的软肉。指尾轻轻勾起,是撩拨,也是捉弄。


王杰希认命,他怕疼这事儿吧,是有来源的。那还是第三赛季的时候,他跟着队里一起去参加活动,回去的时候不小心在楼梯上踉跄了一下,磕着了膝盖。回房间以后方士谦拿来药膏帮他上药,他龇牙咧嘴地吸气,眼睛里都有了泪花儿。方士谦吃惊地问:“不是吧,小队长你怕疼么?忍一会儿,马上就好。”方士谦在继续擦药的时候,故意下了重手,用棉棒在淤青的地方滚动,一本正经地说:“这有利于伤口吸收药物。”


王杰希疼得龇牙咧嘴,头一次说脏话骂了人:“方士谦你大爷的!”


隔天,微草上上下下都知道了,议论纷纷,说自家队长竟然被疼哭了。


王杰希无语,自己是很怕疼,但,没哭!没哭!没哭!


喻文州附在王杰希耳边,嘴唇若有若无地摩擦着王杰希的耳廓,轻声说:“杰希原来怕疼啊。”难怪第一次完了以后趴床上不肯动。


“所以喻队你以后收敛点儿。”王杰希也不觉得尴尬,心情挺好地回应着。


自第六轮喻文州被拍到的事件以后,两个人都小心谨慎了很多,没有再发生过被拍到的事情。联赛的赛程也进入到较为稳定的阶段,这赛季,微草仍然稳居前三,蓝雨却在第七第八名之间徘徊,总让人担心会不会掉到晋级区以外。


变故来得突如其然。联赛第十八轮,赛程近半,蓝雨排名第八,处于晋级区的最尾端。剑与诅咒的搭配,虽然加入了控制节奏的于锋,喻文州的手速仍然成为诟病之处。媒体报道抓住这个弱点,将舆论引向了“只要有机可乘,带走了索克萨尔,就等于蓝雨完蛋了”这个方向。电子竞技周报的头条,巨大的黑体字写着:“蓝雨喻文州?手速致命伤?”


喻文州出道以来受到的争议不少,却在这一个赛季达到了顶峰。有了媒体的导向,网络上的风评也开始转向喻文州的手速问题。蓝雨若是再不能拿出一个令人信服的名次,恐怕喻文州会一直不好过。


最新一期的《电子竞技》就这样明目张胆地用加黑加粗的大标题,显示出了对蓝雨双核的质疑。黑色的铅块儿字,却仿佛染上了殷红,血淋淋地摆在了喻文州的面前。


喻文州拿起桌上的周报,脸上没有笑容。他粗略地看了看里面的内容,以不可见的微小幅度摇了摇头。


那篇报道说白了,就是记者把蓝雨团队战所有的失误,不分青红皂白,一股脑儿地归结到了喻文州的手速问题上。甚至拉上了黄少天一起批评,说开场就跑没影儿的夜雨声烦,与队伍脱节,没有团体归属感。这样的剑与诅咒,可能赢吗?


那张报纸也不知道是谁放的,可能只是看完了顺手扔桌上了。蓝雨其他队员早看了这篇报道,却都没对喻文州说这件事。他们的队长,他们给予十足的信任,外人不明事理的指手画脚,影响不了什么。


喻文州这半个赛季的辛苦,他们有目共睹。经常性有人半夜起来还会看见训练室的灯亮着,是喻文州一次又一次做着比赛复盘,找自己的缺点,也找蓝雨阵型的问题。他也看对手的比赛,笔记本用完了好几本,密密麻麻都是记录。战队成绩不佳,喻文州表面上不说,心里比谁都着急,只是别人的着急体现在脸上,喻文州的着急体现在他一天比一天严重的黑眼圈上。


和王杰希两周一次的见面喻文州也没去,他打电话给王杰希时,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歉意。他对王杰希说,实在是太忙,蓝雨成绩不佳,他作为队长不太方便再离队。王杰希挺理解他的,说,没关系的,那就等我有空的时候我过来吧。喻文州没告诉王杰希,他不去,是因为休息不足突发性地昏倒,被队医勒令休息一天。


黄少天总是说:队长啊你这么辛苦,其实可以让我们分担一些的。


喻文州总是扯出个浅浅的笑,说:那你们好好完成每天的训练,就是帮我了呀。


说完仍然不管不顾地加班加点复盘,记录。


所以那会儿队员们都挺心疼喻文州的,那篇报道能瞒就瞒了。也不知道是谁疏忽了,放在了训练室里。大家都憋着气,小心翼翼地看喻文州的脸色。


喻文州脸色没什么变化,把那份报纸细细折好,揣进了队服外套的口袋里,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日常训练。


微草这边,有队员把新一期的《电子竞技》递给王杰希,示意他看看头条。王杰希接过,刚看到标题,就皱起了眉。


微草的队员都盯着自家队长的脸色。报道他们早就看过了,只想听听队长对于这件事怎么评价。


王杰希皱着眉头,细细地看完那一整篇报道,再抬眼,漆黑的标题像是一把刀,直直地扎进他心里。


这都他妈的是什么玩意儿?


蓝雨这赛季的确存在问题,但可不是报道上面这么乱说的。


王杰希看见队员们小心翼翼又有些期待他讲两句的目光,揉了揉眉心,开口说:“报道大家都看了吧?”


微草队员点头。


“一派胡言。”


“蓝雨这赛季的确存在问题,但不是因为喻文州的手速。”


“于锋的加入让蓝雨有了可以进退的空间,但新加入的于锋,还没与队伍相磨合好,对索克萨尔的掩护,还不到位。”


“蓝雨的节奏交给于锋带,但半个赛季,还不够使于锋完全掌握剑与诅咒的节奏。其实剑与诅咒的节奏,给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有喻文州亲自带好,但限于手速,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寻找一个能中和剑与诅咒双核的人。”


“过了这段磨合期,蓝雨会是一个很可怕的对手。”


不回避喻文州的手速硬伤,也毫不留情地指出了蓝雨的问题。王杰希说完,转身就走出了训练室,他急切地想要给喻文州打一个电话,就现在。


电话响了很久,没有人接。


王杰希挂断,重新拨打。


这次接了,是郑轩接的。


“王队,抱歉,我们队长在休息,等他过会儿醒了我转告他让他回电话好吗?”


“嗯,麻烦了。”王杰希挂断电话,看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下午三点十分。


这个点睡觉,是病了?还是累的?


王杰希蹙起眉,隐隐地有一点烦躁。喻文州啊,你怎么就不知道把担子往别人身上甩一点呢?什么事情都自己扛,你是没有极限的人么?


郑轩没骗王杰希。那时候喻文州趴在自己的电脑前睡着了。蓝雨队员都看到了,都没叫醒喻文州。他们的队长,该休息会儿了。


喻文州醒来时,看见其他的队员都全神贯注地做着训练,懊恼地瞧了一眼时间,下午四点五十分,竟然在训练途中睡着了。


看见他醒了,郑轩把他的手机递过来,说:“王队来电话了,队长你记得回一个过去。”


“怎么不叫醒我?”喻文州接过电话,仍旧又些气恼。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呢,就这样浪费了。


“队长,你需要休息。”郑轩停下手上的训练,看着他。“别硬撑着,不是还有我们吗?”


喻文州揉了揉眼睛,含糊地应了一声“嗯”,就起身去外面给王杰希回电话。郑轩轻轻叹了口气,他知道喻文州又没听进去。


“杰希,找我有事吗?”喻文州站在走廊里,靠着墙不让自己滑下去,身子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大概是真的缺少休息了。


“你昨晚几点睡的?”王杰希劈头盖脸就是这个问题。


“唔,不太晚......”喻文州不回答。


王杰希知道他现在的状态有多差,刚刚压下去的烦躁又涌起来,他压低声音说:“喻文州,你能不能别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扛着?”他想说,看着你这样不爱惜自己让我很难过。他还想说,你累到自己了会让我心疼。他想说很多,却都没说。他觉得,自己同喻文州之间,又有了如他初喜欢上喻文州时不敢言说的纠结与犹豫。


“我知道了杰希,我会注意照顾自己的。”喻文州听出来王杰希的意思,但他也像对待黄少天郑轩他们的劝说一样,以公事化的语言回复。其实他根本就不打算让自己轻松一点,他已经习惯了,压在他身上的重担,和背负着的期望。


“......”王杰希知道喻文州没听进去,但他能怎么办呢?喻文州践踏自己的身体,他远在B市,既不能在喻文州身边照顾,也不能劝阻。


苦涩的绝望像潮水涨上,很慢很慢,一点点侵蚀着王杰希的感官。王杰希想,喻文州这个人,表面上柔和,骨子里真他妈的固执。


“杰希,我还有训练,先挂了。”喻文州轻轻说完这句话就收了线。


“嘟——嘟——”的声音提示着王杰希这通电话的结束,可他却还紧紧地攥着手机,贴在耳边。


如果有一天,我能成为为你分担的人就好了。王杰希想。


但这永远不可能。


微草同蓝雨,是敌对关系。


---------------------------------------------

啊上面那段没有要黑于锋大大的意思,只是觉得剑与诅咒如果想要让第三个人来调和,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需要长时间的磨合^ ^于锋大大已经做得很好啦!


评论(12)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