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九河

如果能给我评论我会非常开心。

【喻王】未名人(23)

原著向,cp喻王


  • 第六赛季

  • 呜,想抱抱这只老王


王杰希和喻文州再一次见面,竟然已经是全明星了。


天气已经转冷,寒流袭来,把人的脸颊冻得生疼。王杰希不是没想过去看看喻文州,但只要一想到喻文州的疲惫,他就不太愿意去了。他如果看见一个疲惫的喻文州,他的心会痛,会像用锈钝的刀,一寸一寸地割他的血肉。他考虑了几天,还是没有去G市。


每天例行的短信晚安王杰希倒是坚持下来了,只是喻文州不是每天都回复。王杰希能想象到,喻文州看见短信时已经是凌晨两三点,怕被王杰希唠叨,只好装作没看到的样子,第二天早上再回复一句:早安,昨天睡着了没看到^ ^


见鬼哦,睡着了?从蓝雨的赛后发布会王杰希都能看出来喻文州瘦了,队服腰部都显得空荡了,脸上也带着疲惫的倦色,眼底是浅浅的青灰色。显然的睡眠不足,他说他睡了,哄鬼呢?


王杰希也不说破,他那时候有一点赌气的意味,你不愿意和我说真话,玩大家都知道但就是不说出来的游戏,我就陪你玩。


是心疼的吗?


当然是。


王杰希几次已经订了B市飞G市的航班了,却又在刚点下航班信息时,关掉了页面。喻文州选择了自己扛,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即使去了,也只会使喻文州在忙碌的工作中还得抽出时间来照顾他。


第六赛季的全明星,喻文州因为受到战队成绩的影响,堪堪挤进二十四人的大名单。王杰希在网站上看了一遍又一遍,才确定了,喻文州的名字,排在第二十一位。而自己的名字,排在第三位,前面的人是叶秋和韩文清。


相隔着十七个人呢。远到一个屏幕都装不下他们两个的名字,王杰希需要滑动一下鼠标,才能看见喻文州的名字。


这一次全明星,很巧的,王杰希和方士谦又在到酒店时遇见了蓝雨的人。和上次一样,蓝雨两位被长枪短炮包围着。


方士谦用胳膊肘杵了杵王杰希的腰,压低声音问他:“队长,这次还跑不跑?”


王杰希白他一眼,跑什么跑上次就你跑掉了好吗?我可是被抓住了,好一通应付才回到房间的。


方士谦说话的时候,喻文州转了过来。他显然看见了王杰希,因为他明显地一愣,然后,什么动作都没做,什么话都没说,又转过头去继续微笑着应付记者。


王杰希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他的每一个动作,自然也看到了他用微笑掩盖着的眼底的疲惫。


喻文州已经是撑着最后一点力气在应付媒体了。这一次,他明明看见王杰希了,他为什么不像上一次那样,挥挥手,说:嗨,这不是王队吗?真巧啊。


王杰希能帮他转移媒体的注意力,那么黄少天就能趁机带着他溜到楼上回房间休息。


可喻文州没有。当初他们都还不那么熟的时候,喻文州这样做了,而现在,已经有了这样亲密的关系,喻文州却没有这样做。王杰希觉得,他还是看不懂喻文州。或者说,他从来就没有看懂过喻文州。


烦躁感直直地涌上心头,王杰希甚至有一瞬间想抓起手边最近的东西砸到地上。他深呼吸了几次,把怒气憋回去,才对方士谦低声说:“走,上楼。”


方士谦看出来王杰希一瞬间的烦躁,没多说,回头看了一眼喻文州,跟着王杰希进了电梯。方士谦低低地叹了口气,这两个人是在搞什么哟?连他都能看出来,喻文州最近瘦了一圈。他仔细想了想,王杰希好像连着几个星期都没去过G市了?


王杰希进了电梯,等电梯门缓缓关上,一拳砸在电梯墙壁上。


电梯一震,摇晃了两下,又继续平稳地上行。


方士谦一愣,王杰希几时这样失态过?


回到房间,王杰希什么都没说,扔下行李箱躺上床,扯过被子蒙头就睡。方士谦看着他,叹了口气。他知道王杰希和喻文州之间大概是出了问题,想想也知道,喻文州这会儿站在舆论的风头浪尖,王杰希帮不上忙,懊恼也是正常的。方士谦放着没管王杰希,随他去了。


王杰希一睡就睡到了中午。方士谦出去吃了个午饭,溜达了两圈,回来的时候王杰希还在睡。他也没喊王杰希,给他留了午饭,自己开了个小号就上了游戏。


快两点的时候,有敲门声响起。方士谦去打开门一看,是喻文州。


方士谦说:“是喻队啊,快进来快进来。队长睡觉呢,要喊他么?”


“不了,让他睡一会儿。”喻文州笑眯眯地往里走。


方士谦突然觉得,自己跟着进去也不是,出去也不是。方士谦思考了很久,说:“喻队我去找黄少PK了今天晚上这间房就让给你了哈。”语速快得像黄少天。方士谦抄起行李箱就跑了,还贴心地关上了门,喻文州连说“不用不用”的话音都还没响,就该打个转儿吞回去了。


排练过的吧?这么麻利。


喻文州轻轻笑了笑,不过,能和王杰希单独呆一天也不错。


喻文州走到王杰希的床前,看见他用被子蒙着脑袋,就走上前,轻轻地把被子往下拉。蒙着脑袋睡不好,容易缺氧。


被子还没拉下来,王杰希就动静很大地翻了个身,摆明了在说“别烦我”。喻文州无声地笑,继续把他的被子往下拉。


王杰希猛地坐起来,右眼写着“方士谦你找死”,左眼写着“方士谦你完蛋了等着加训吧”,却在看见是喻文州的那一瞬间,两只眼睛都写满了吃惊。吃惊是转瞬即逝的,只存留了一秒钟,就变成了憋屈的愤怒,王杰希也不搭理喻文州,卷过被子继续蒙头睡。


喻文州当然知道他在气恼什么,直接躺上床,连着被子一起,从背后抱住了王杰希。王杰希没动,也没转过身来。


喻文州拉开他的被子,嘴唇贴着他的耳朵,轻轻地说:“我知道你心疼我,但是,我也心疼你啊。”王杰希仍然闭着眼睛,不说话。


“刚才在楼下不叫你,是因为怕媒体他们为难你,你刚下飞机,我想让你早点回房间休息。”上次叫住了,是还没谈恋爱,单纯地想捉弄你,所以都没考虑到你刚下飞机,颠簸劳累。


“前几个星期,战队是真的出了问题,所以有些忙。”喻文州继续低声说。他停顿了一下,在王杰希耳边说:“对不起,冷落你了。”


王杰希终于动了动,转过身来,紧紧抱住喻文州。他睁开眼睛,有眼泪无声地流淌出,落在枕头上,也落进了喻文州的心里。


喻文州慌了,他没见过这样的王杰希,也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喻文州伸手,轻轻抚着王杰希的背脊,只能把他更紧地抱在怀里。


王杰希终于开口,他说:“喻文州,我不是因为你不来看我生气。”


“我是因为看到你糟蹋自己的身体生气。”


“你明明可以让别人分担一些,你为什么不?如果不是黄少天偷偷发消息给我,你是不是根本不打算告诉我你在训练室昏倒的事情?”


“我们都是为了战队努力的人,但你要知道,和我们并肩而行的,还有很多人。”


王杰希闭上眼睛,抬头吻住喻文州的唇。

评论(23)

热度(88)